登录

  • 登录
  • 忘记密码?点击找回

注册

  • 获取手机验证码 60
  • 注册

找回密码

  • 获取手机验证码60
  • 找回
毕业论文网 > 外文翻译 > 文学教育类 > 教育技术学 > 正文

Facebook使用频率、行为活动与学习投入度的关系外文翻译资料

 2022-09-14 07:09  

英语原文共 10 页,剩余内容已隐藏,支付完成后下载完整资料


Facebook使用频率、行为活动与学习投入度的关系

【摘要】

社交媒体对在校大学生的影响赢得了教育工作者及其他人的青睐,主要通过研究当下最受欢迎的社交媒体——Facebook,在此之前的两项研究已经证实Facebook使用对大学生产出有明显地正向积极作用,然而他们的研究有所局限性,一方面体现在他们对于Facebook使用时间的计算方式上,另一方面体现在未解决如何测量投入度的上。这篇论文得到了大量在校大学生样本数据的支撑(2368份),来研究Facebook使用频率、行为活动与学习投入度之间的关系。学习投入度通过三种方式测量,包括基于国际学习投入度(NSSE)的19项维度、课程准备时间和课外实践活动时间。结果呈现出Facebook使用对学习投入分数有明显的负向作用,但对课外实践活动时间有正向作用,此外,一些Facebook行为活动对预测相关变量有正向作用,另外一些有负向作用。

1 前言

1.1 大学生使用Facebook的频率

有很多专业的很受欢迎的社交媒体在大学生的职业生涯发展中发挥着重大的作用(Abramson, 2011; Kamenetz, 2011)。在谈及大学生这个群体中最受欢迎的社交媒体这一话题时,Facebook绝对是最佳选项了,并且有研究表明有85%到99%的大学生使用Facebook (Hargittai, 2008a; Jones amp; Fox, 2009; Matney amp; Borland, 2009)。Pew Internet and American Life Project 的研究人员发现67%到75%的大学年级的年轻人(不一定上过大学)在使用Facebook (Jones amp; Fox, 2009; Lenhart, 2009; Lenhart, Purcell, Smith, amp; Zickuhr, 2010)。 EDUCAUSE Center for Applied Research 从126所美国大学和一所加拿大大学(一共包含36950名学生)收集的数据表明,有90%的的大学生在使用社交网站,并且这些使用社交网站的学生有97%在使用Facebook。他们日常在社交网站上很活跃(Smith amp; Caruso, 2010)。

虽然学生在使用社交媒体和Facebook的比例很高,然而由于性别,种族社会经济的不同使得数据有一定的差异性,这种现象被称之为数字鸿沟(Cooper amp; Weaver, 2003; DiMaggio, Hargittai, Celeste, amp; Shafer, 2004; Hargittai, 2008b; Junco, Merson, amp; Salter, 2010; Kaiser Family Foundation,2004)。前面所列的研究探讨了在互联网和通信上存在的数字鸿沟。然而, Hargittai (2008a)表发了一篇关于社交媒体和不常用社交媒体群体之间性别,种族和社会经济的差异。她发现拉丁裔的学生较白人学生较少使用社交媒体,父母有大学学位的要比父母没有大学学位使用社交媒体的频率高(Hargittai, 2008a)。

虽然有很少的研究表明使用社交媒体对大学生有哪些影响,但是有调查研究了使用Facebook和社会心理二者之间的关系。举个例子,使用社交媒体会在形成和维护社会关系上产生积极的作用,而这种积极作用在学术上被定义为“通过人际关系来积累社会资源”(Ellison, Steinfield, amp; Lampe, 2007, p. 1145)。Valenzuela, Park, and Kee (2009)研究发现使用Facebook的频率与公民参与度,生活幸福指数和社会信任感存在关联。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Ellison, Steinfield, and Lampe (2011)延续了他们的之前的研究,通过一段时间的潜心研究之后他们发现,喜欢在Facebook上寻求信息的行为跟增加社会资本存在联系。Tufekci (2008)的研究发现,对社交媒体使用的用途(如阅读博客,建立网页,发邮件等)跟采用的社交媒体的类型是存在关联的。

有两项研究揭示了大学生是如何使用社交媒体的。Roblyer, McDaniel, Webb, Herman, and Witty (2010)研究发现,与流行的看法相反,只有15%的用户会认为Facebook的教育用途侵犯了自己的隐私。事实上,在 Roblyer et al. (2010)的研究中表现出在Facebook的教育用途上学生比老师更倾向于使用Facebook。一个小规模的调查(Mazer, Murphy, amp; Simonds, 2007)显示学生比教师在使用Facebook上经验更丰富,在Facebook也更具有活力,便显出很强的动力和学习水平。相反, Moran, Seaman, and Tinti-kane (2011) 的研究表示有77%的教师会在个人上使用Facebook,60%的教师会在课堂上使用社交媒体。这些研究显示虽然学生很喜欢使用Facebook上的一些教育应用,但是教师并不会参与度到其中。

伴随着Facebook和其他社交媒体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学生喜欢使用这些社交媒体(Jones amp; Fox, 2009; Matney amp; Borland, 2009; Smith amp; Caruso, 2010),而对于社交媒体的使用者而言,这些技术的使用将会对学生学术成果产生重大的影响(Abramson, 2011; Kamenetz, 2011)。

1.2 学生参与度

1984年, Alexander Astin提出了他关于大学生参与度的发展理论,后来更名为“参与度”。Astin (1984) 将“参与度”定义为“大学生在学术研究上精力的投入度”。他的学生参与度理论是基于五个原则:1)参与度指的是生理上和心理上的投资;2)连续的参与度(在不同的活动上学生有不同的参与度水平);3)有定量和质量的参与度;4)学习和参与度到教育项目的学生的数量直接关系到参与度的质量;5)任何教育实践的有效性直接关系到提高学生参与度能力的提升。现在,随着学生对满意大学教学活动的精力的投入,参与度这一概念已经概念化到学生里。参与度受很多因素影响:包括学院的学术经历,与教师之间的互动,参与的课余活动,与同伴之间互动(Kuh, 2009; Pascarella amp; Terenzini, 2005)。 Kuh(2009) 强调两个主要方面:即包括课堂(或学术)参与度和与教育相关(或辅助课程)的课外活动参与度,这两个参与度对学生的成功很重要。

自1984年以来,参与度的构建已经被进行了广泛的研究。Kuh (2009)指出:大学生和他们的前辈通过几十年的研究解释了一系列关于参与度和大学满意度之间的联系。详尽的因素研究超出了本文研究的范围,重要的是要注意影响参与度的关键。Pascarella and Terenzini (2005) 在大学对学生的影响的研究中强调了学生参与度,学生的发展和成功三者之间的联系:

(1)注重教师和学生密切关系的大学环境有助于学生提高批判性思维,获取知识,分析能力和智力的发展。

(2)对校友会的支持和校友情谊的维护有助于提高受教育度。

(3)注重课堂上学生和老师的互助和讨论能最大化学生的心理调整和心理成熟;学生感受到老师的关怀和帮助有利于促进持久性。

(4)学生课外的参与度度对受教育持久性程度,女性对非传统职业的选择,和积极的社会自我概念的发展有积极影。

(6)学习水平越高的学生参与度学术相关的工作或者大学的学术经历,他/她就能最大限度获取知识和认知发展。

(7)在受教育持久度上与同伴合作有很大的作用。

总结,学术和课外学习的参与度参与度度对学生心理发展和学术成就有很大影响。即使少数民族学生,没有充分准备大学学术工作的第一代学生,随着参与度度的增加,学生的成绩和受教育持久度也受到了改善(Kuh, Cruce, Shoup, Kinzie, amp; Gonyea, 2008; Pascarella amp; Terenzini 2005)。虽然学生的参与度是在非学校的环境中研究的,还是有少量的研究探讨学生参与度度和社交媒体之间的关系。

1.3 Facebook和学生参与度

研究Facebook的使用和学生的参与度有两个重要的原因:1)如今的大学生在高频率地使用Facebook;2)就Facebook的用户参与度而言,Facebook将成为一个强大的平台(Heiberger amp; Harper, 2008; Morrin, 2007),。因此,学生使用Facebook的方式影响他们在现实社会的参与度。更具体地说,通过 Astin的五个原则我们可以概括学生对Facebook的使用度:

(1)参与度指的是生理上和心理上精力的投入;Facebook的数据表明,学生对Facebook的使用投入大量的精力。

(2)一些学生比另外一些学生更多的使用Facebook,然而有一些学生则不使用社交媒体。

(3)参与度有定量和定性这两个特点:学生可以花大量的时间使用Facebook(定量特性);并可能参与度各种各样的活动平台(定性的特性)

(4)学生学习和发展某个项目的数量与一个教育项目的质量和数量直接相关。Facebook的使用可能与现实中学生的参与度有一些相似的方式。

(5)任何教育实践的有效性直接关系到学生的参与度。

事实上,发表的两项研究特别关注社会媒体和学生参与度在现实中参与度度之间的联系(就如 Astin 描述的5个原则)。另一项研究调查表明,相比那些不经常使用Facebook等社交网站的学生来说,使用Facebook等社交网站的学生更多地与他们的亲人朋友保持亲密。

1.4 调查研究的目的

到目前为止,Facebook的使用率对学生参与度的影响受限制区所采取对学生使用时间的影响。例如,HERI,哈珀(2007)和海伯格(2008)的研究使用在Facebook上的时间(即不连续的时间1 - 2、3 - 5、6 - 10 h)和单项因素的学生参与度。另一个不足是,先前的研究重点集中在Facebook的使用频率,并没有调查学生在Facebook 上做什么活动。事实上,Facebook是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用过可以做很多活动,从评论其他用户的内容,到发送私人信息,上传照片,潜水(看别人在做什么)在理论上都会对学生参与度有不同程度的影响结果。在一项研究中,使用一个小样本,考察了学生在Facebook做的活动上。然而,作者并没有将这些发现与其他测量变量联系起来(Pempek, Yermolayeva, amp; Calvert, 2009)。

在撰写本文时,没有去研究学生在Facebook的活动类型和学生学术成果与学生参与度之间的关系。然而,其他领域的互联网研究正在进往这个方向发展。心理健康领域的研究表明,使用互联网的频率,在预测心理健康方面很重要(Cotten, 2008; Gordon, Juang, amp; Syed, 2007; Morgan amp; Cotten, 2003)。Ellison et al. (2011)发现,使用Facebook这个社交媒体(但不是其他社交媒体)与增加社会资本有关系,而Pempek et al. (2009)发现学生使用Facebook来促进同伴社会关系主要是通过公开评论交流。虽然不是专注于Facebook,Junco的研究成果却和Loken(2010)成果一样,支持了这样一种观点,他们发现使用Twitter在教育相关方面得应用导致学生参与度的增加。Twitter是一个微博和社交网络平台,允许用户发布140字的内容类似Facebook的状态更新。总体看来,其他领域的互联网研究已经从评估一般技术的影响到更微妙的具体活动的影响。鉴于上述领域,研究学生在Facebook 上的活动类型和学生参与度是有意义的。

通过研究Facebook的使用与学生参与度之间的关系,当前研究有助于扩展先前的研究。。这项研究使用多个Facebook使用频率指标和从事各种类型的Facebook活动的频率,并采用专业的量表评估学生参与度。这项研究还评估Facebook使用率和学生参与度的两个变量的关系:课堂上花的时间(学术参与度)和课余活动花的时间(课余活动参与度)。而性别,种族,社会经济

状态这些因素在Facebook使用率的影响也很重要,先前的研究无论在Facebook上的使用率和学生参与度上都没有深入分析这些因素。在这项研究中,我们把这些作为控制变量。

调查研究的问题:

问题1a:Facebook的使用频率和学生参与度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问题1b:在Facebook上各活动的频率与学生参与度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问题2a:Facebook的使用频率与对课程准备时间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问题2b:Facebook上活动的频率与课程准备时间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问题3a:Facebook的使用频率与对课外活动时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问题3b:Facebook上活动的频率与课外活动时的关系是怎样的?

2 方法

2.1 参与者

被试为美国东北部四年制的部分在校学生。2010年秋季学期,学生们通过他们校园电子邮件帐户收到一个链接到SurveyMonkey.com的一项调查,并有机会获取激励,分别为赢得90美元或 Amazon.com的一个礼品卡。一共收到2368份调查,问卷响应率是44%。

2.2 方法和措施

全国性调查是一个很好的工具,建立了测量参与度度与大学教育相关活动之间的关系(Kuh, 2009; Pa

剩余内容已隐藏,支付完成后下载完整资料


资料编号:[148921],资料为PDF文档或Word文档,PDF文档可免费转换为Word

您需要先支付 20元 才能查看全部内容!立即支付

微信号:bishe985

Copyright © 2010-2022 毕业论文网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