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模糊层次分析的城市地铁站火灾风险评估研究开题报告

 2020-02-10 10:02
1.目的及意义(含国内外的研究现状分析)

一、课题研究的意义

国家发改委于2017年3月1日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十三五”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发展规划》有关情况,新闻发言人李朴民介绍,在“十二五”时期,我国各种交通运输方式快速发展,使人们出行更加便利,货物运输更加快捷,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不断完善,总体适应发展要求。截至2016年底,我国城市轨道交通运营里程达到3800公里,位居世界第一。

在我国,尤其在节假日、上下班高峰时段地铁内人群拥挤十分严重。又由于地铁自身的特点,其多处于地下、建筑形式较为封闭,很难及时的把火灾产生的热量排出,导致地铁内部环境温度过高以致伤害到被困乘客的身体健康,还有可能会破坏地铁列车和区间隧道自身的结构形态[3]。同时,地铁发生火灾时产生的烟雾也很难及时地排出,大量烟雾不但影响到乘客的安全疏散,而且不利于消防工作人员对乘客实施及时的救援。

为了避免和最大程度的减低地铁火灾造成人员的伤亡和财产损失,确保地铁在安全的环境下运营,我们急需开展对地铁安全方面的研究。本文通过分析地铁火灾事故的产生的原因及特点,建立评价指标体系并进行赋权,最后结合具体实例,进而对地铁火灾风险进行评价研究。一方面为地铁运营期间建立防控措施、扑救措施、组织乘客安全疏散措施及开展消防安全管理措施提供科学的依据。另一方面可以促进地铁性能化设计的发展,为最大程度的减轻和避免地铁火灾事故造成的损失具有重要的意义。

二.国内外研究现状

(一)国外研究现状

上世纪70年代,国外开始了在火灾风险评价方面的研究,并且提出了很多关于火灾风险评价的方法及模型,例如,当时美国国家标准局火灾研究中心与公共健康事务局合作开发的火灾安全评价系统(FSES)、澳大利亚消防规范发展中心开发的CESARE—RISK模型等[4]。JrHJ,SekizawaA(1991)通过对火灾方面的风险评价模型的实现步骤进行分析,总结出这些已有的风险评价模型一般都较为简单,并且针对性强,不能普遍适用[5]。

Watts J.(1991)以火灾风险分级系统为基础,分析火灾危险源和其它风险因素,并根据相关原则及方法对风险因素进行赋值,再经过数学计算得出了子系统和系统的指数,从而计算得出火灾风险等级[6]。

Quin S等(1997)介绍了关于火灾安全的评价方法,通过运用随机性分析模拟火灾的发展,提出了QRA法(Quantitative Risk Analysis)对火灾风险性进行分析[7]。

Frantzich H.(1998)在QuinS提出的QRA法的基础上,通过系统性分析进一步提出了标准的QRA法和改进的QRA法,并且对这两种方法分别进行分析[8]。

Gwynne S等(1999)通过分析不同建筑物内的人员情况,选取恰当的数值作为发生火灾时的基础数据,计算出火灾探测时间及确保人员安全疏散的时间[9]。

Hanea D,Ale B(2009)运用贝叶斯网络的方法,建立了建筑火灾人员伤亡风险模型,但因为此模型对原始数据的正确性、合理性、科学性要求较高,很难进行全面系统的分析贝叶斯网络的适用性,所以只针对部分模型进行分析验证[10]。

Yu K(2013)通过分析引起历史性建筑物的火灾风险性因素,先用层次分析法给因素进行赋权,在应用关于数学理论的模糊综合评价法对历史性建筑物进行火灾风险评价[11]。

近些年,国外很多国家对火灾风险评价方面的研究更加重视,尤其是在火灾评价模型的研发上,目前比较有代表性的模型有加拿大的FIRECAM模型[12]、美国的FIVE、BFSEM、FRAME WORKS方法[13]、日本的建筑物综合防火安全设计方法[14]等。

您需要先支付 5元 才能查看全部内容!立即支付

该课题毕业论文、开题报告、外文翻译、程序设计、图纸设计等资料可联系客服协助查找,微信号:bysjorg 、QQ号:3236353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