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rCuNiAlNb非晶合金在不同浓度HCl溶液中的腐蚀和电化学行为开题报告

 2020-02-10 10:02

1. 研究目的与意义(文献综述)

非晶合金又称金属玻璃(Bulk metallic glass,BMG),是采用现代快速凝固冶金技术合成的兼具一般金属和玻璃优异的力学、物理和化学性能的新型合金材料。研究发现,这类非晶合金兼有玻璃、金属、固体和液体的特性,是一类全新型的高性能金属材料。它具有很多不同于传统玻璃材料的独特性质,非晶合金是迄今为止最强的(屈服强度和断裂韧性最高)和最软的(屈服强度最低)金属材料之一;非晶合金容易加工成型,在强酸、强碱性液体中仍能有较好的抗腐蚀能力;它具有接近陶瓷的硬度,却在一定温度下能像液体一样流动,所以它又是理想的微、纳米加工材料之一。

非晶态合金材料无晶粒晶界,在物理、化学及力学性能上表现出一系列晶体合金不具备的优异特性,显示出良好的应用前景。如用在变压器中可提高能效、降低损耗,用在钎焊中可以避免有毒元素及助焊剂对环境造成的污染等。非晶合金还是氢能源储存的理想候选材料,非常符合低碳经济重点强调的新能源开发要求[1]。这些都表明,非晶合金在低碳革命中具有重要的应用价值。

非晶合金也是材料科学和凝聚态物理中一些重要科学问题的模型体系[2]。其中Zr基非晶合金的非晶形成能力较强,临界尺寸较大,机械性能优异,具有良好的综合性能。随着人口老龄化和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对生物材料的需求量越来越大。新型生物材料的进一步发展,由于其在生物医学和机械特性方面有很高的安全性和质量,科学家和临床外科医生都对其非常感兴趣。BMGs在从矫形、心血管到牙科植入物和填充物等生物医学领域都有着巨大的应用潜力。由于其具有优异的力学性能和耐腐蚀性能,可用作生物医学设备,如外科手术刀片、心脏起搏器、医用吻合器和微创外科手术工具等以及生物医学植入物,如关节表面、人工假体和牙科植入物等[3]

研究Zr基非晶合金的腐蚀和电化学性能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实际应用价值。其在NaOH溶液、H2SO4溶液和HNO3溶液中一般具有良好的耐腐蚀性,但是在含氯离子的溶液中容易发生腐蚀。当这类BMGs被考虑用于上述生物医学应用或在及其苛刻的环境中使用时,研究其在不同酸性条件下抗氯离子腐蚀的能力就显得至关重要[4, 5]

Pang S J[6]等研究了添加Nb替代部分Zr对Zr60-xNbxAl10Ni10Cu20(x = 0,5,10,15,20 at%)非晶合金在HCl、NaCl、H2SO4中的腐蚀行为的影响。实验结果表明,在298K的空气气氛的1 mol/L HCl溶液中,随着Nb对Zr成分部分取代程度的增大,腐蚀速率显著降低。如图1所示,在x = 20 时,腐蚀速率几乎与相同条件下的纯Zr相等。并通过电化学测试来评估合金在这些环境中的耐蚀性与成分之间的关系,如图2所示,纯Ni的腐蚀电位约为-0.27 V(vsAg/AgCl),阳极电流密度略有增加。非晶态合金的腐蚀电位高于Ni合金,且随Nb含量的增加而增大。

图1.纯Nb、纯Zr和Zr60-xNbxAl10Ni10Cu20(x = 0,5,10,15,20 at%)非晶合金在298K下的1 mol/L HCl 溶液、3% NaCl溶液和0.5 mol/L H2SO4 溶液中的腐蚀速率[6]

图2. 纯Zr、纯Ni和Zr60-xNbxAl10Ni10Cu20(x = 0,5,10,15,20 at%)非晶合金在298 K的HCl溶液中的阳极极化曲线[6]

Chieh T C[7]等研究了Zr52.5Cu17.9Ni14.6Al10Ti5非晶合金与AISI304L不锈钢分别在1 mol/L HCl、3.5% NaCl溶液、0.5 mol/L H2SO4溶液和1 mol/L HNO3溶液中的电化学腐蚀。研究结果表明,Zr52.5Cu17.9Ni14.6Al10Ti5非晶合金在3.5% NaCl溶液中具有优异的耐蚀性,且在HNO3和H2SO4溶液中的耐蚀性优于AISI304L。如图3的极化曲线可看出,此Zr基合金在HCl溶液中抗腐蚀能力不理想。

图3. Zr52.5Cu17.9Ni14.6Al10Ti5与AISI304L在1 mol/L HCl溶液中的极化曲线[7]

Zu F Q[8]等对比了Zr65Al7.5Ni10Cu17.5与Zr57Al10Ni12.6Cu15.4Nb5两种Zr基非晶合金在5 mol/L HCl溶液中的腐蚀行为。先将试样切割成细条,然后抛光去除表面氧化层置于5 mol/L HCl强还原性溶液中。实验结果表明Zr65Al7.5Ni10Cu17.5 BMG试样在5 mol/L HCl溶液中腐蚀更严重,添加适量的Nb元素可大大提高试样的抗点蚀性能。通过对两种非晶合金腐蚀行为的比较,发现Nb元素对提高耐蚀性(特别是耐点蚀性能)有重要意义。

Dhawan A[9]等对Zr46.75Ti8.25Cu7.5Ni10Be27.5和Zr65Cu17.5Ni10Al7.5 块体非晶合金进行了动电位极化研究。如图4所示,室温下在0.5 mol/L HCl溶液中,Zr46.75Ti8.25Cu7.5Ni10Be27.5块体非晶合金的腐蚀电流密度是3.5×10-5 A/cm2 ,Zr65Cu17.5Ni10Al7.5合金的腐蚀电流密度是2.1×10-5 A/cm2。对所有腐蚀介质(0.5 mol/L H2SO4、0.5 mol/L HNO3、0.5 mol/L HCl、0.5 mol/L NaOH)腐蚀电流密度值进行比较发现Zr46 .75Ti8.25Cu7.5Ni10Be27.5合金比Zr65Cu17.5Ni10Al7.5合金更易在所有水溶液介质中发生腐蚀。腐蚀行为的差异归因于合金成分以及这两种合金的天然表面性能。

图4. Zr46.75Ti8.25Cu7.5Ni10Be27.5和Zr65Cu17.5Ni10Al7.5 块体非晶合金在不同腐蚀介质中的极化曲线[9]

Liu L[10]等研究了Hf微合金化对Zr65#8722;xHfxCu17.5Ni10Al7.5(Hf = 0和1 at.%)的块体非晶合金和Hf 2 at.%的块状非晶合金复合材料腐蚀行为的影响。实验结果表明,所有含Hf量不同的Zr基合金在1 mol/L HCl溶液中均发生腐蚀,极化曲线中未观察到自钝化现象,无法形成钝化膜(如图5)。这意味着,此Zr基合金在HCl溶液中的耐蚀性较差。

图5. Zr65#8722;xHfxCu17.5Ni10Al7.5(x = 0,1 and 2 at.%)合金在1 mol/L HCl溶液中的

动电位极化曲线[10]

Gostin P F[11]等研究并比较了Zr66Nb13Cu8Ni6.8Al6.2合金和具有纳米枝晶结构的Ti66Nb13Cu8Ni6.8Al6.2合金两者的腐蚀性能。实验结果表明,在无氯的酸性和碱性溶液中均能形成稳定的钝化膜。然而,Ti基合金对氯化物引起的局部点蚀有更强的抵抗力;而Zr基合金很容易在氯含量低的酸性溶液中受到腐蚀(如图6),图示可以看出,0.5 mol/L H2SO4 0.15 mol/L KCl与0.5 mol/L H2SO4 1 mol/L KCl的钝化区较短,而0.5 mol/L H2SO4 0.1 mol/L KCl、0.5 mol/L H2SO4和1 mol/L NaOH钝化区相对较宽,说明该Zr基非晶合金在无氯或低氯溶液中有较好的耐腐蚀性,而在富氯溶液中则不能很好地形成钝化膜。Ti基合金只有在极具腐蚀性的大于2 mol/L的HCl溶液中才会发生显著腐蚀。两种合金的局部腐蚀都是在纳米结构枝晶间富Cu区的溶解过程中发生的。

图6. Zr66Nb13Cu8Ni6.8Al6.2合金在1 mol/L NaOH、0.5 mol/L H2SO4和0.5 mol/L H2SO4混合0.1-1 mol/L KCl溶液中的动电位极化曲线[11]

Homazava N[12]等利用流动注射电感耦合等离子体质谱测定技术(FI-ICP-MS)研究了Zr-Cu-Ni-Al-Nb块体非晶合金在酸性介质中的元素特异性原位腐蚀行为。研究发现在1mol/L HCl溶液中Zr58.5Cu15.6Ni12.8Al10.3Nb2.8中各元素腐蚀有以下特点:如图7所示,Zr-BMG释放的Al和Cu的量平均比Zr和Nb的量高0.3-5倍。在腐蚀3小时后,只有约1 ng/cm2的Nb和10 ng/cm2的Zr被溶解,而溶液中的铝和铜浓度达到40–50 ng/cm2。镍在腐蚀30分钟后溶解到约20 ng/cm2的水平,然后在接下来的2.5小时内保持稳定, Zr58.5Cu15.6Ni12.8Al10.3Nb2.8的所有成分可根据其释放趋势分为三组:(1)Nb几乎不溶解;(2)Zr部分溶解;(3)Al,Cu,(Ni)完全溶解。研究表明,Zr-BMG的多元释放遵循明显的两步过程,初始阶段为20-30 min,溶解速率明显降低,同时观察到氧化膜中Cu和Al的溶解伴随着氧化锆的同时富集,初始相出现后有着高耐蚀性归因于氧化膜中元素组分的变化。

图7. Zr58.5Cu15.6Ni12.8Al10.3Nb2.8组分元素在1 mol/L HCl溶液中随时间变化的溶解速率:(A)Zr,Nb;(B)Cu,Al,Ni[12]

Homazava N[13]等还利用恒电位器与FI-ICP-MS技术同时用于Zr基块体非晶合金的电化学和元素分解局部腐蚀过程的表征。研究采用开路电位法和电化学动电位极化法研究了Zr58.5Cu15.6Ni12.8Al10.3Nb2.8样品表面在0.1 mol/L HCl、0.1 mol/L NaCl和0.001 mol/L NaCl中的腐蚀敏感性。结果表明,大块非晶合金中优先释放Ni和Al等低原子质量的元素,而在材料中Cu的溶解受到很大阻碍。在样品极化过程中,一旦达到点蚀电位,所有元素(Cu除外)都会在μg/cm2至mg/cm2的级别内大量释放。

Gebert A[14]等研究了表面喷丸对Zr基块体非晶合金耐蚀性的影响。对Zr59Ti3Cu20Al10Ni8合金表面进行了不同时间的喷丸,并在0.01 mol/L Na2SO4x mol/L NaCl(x = 0;0.01;0.1)和6 mol/L HCl中进行了腐蚀性能测试。随着喷丸时间的延长,合金自发钝化率略有提高,但点蚀电阻却有所降低。腐蚀损伤演化受合金内部缺陷的性质及其周围应力场的影响而发生改变。

Jing Q[15]等研究了Zr60Ni21Al19的电化学腐蚀和抗氧化性能。以纯Zr(99.99%)、Ni(99.99%)和Al(99.99%)为原料,采用电弧熔炼法制备合金锭。 在纯氩气氛中,采用铜模铸造法制备直径为3mm的块状非晶合金棒材。通过电化学测试对合金的腐蚀行为进行了评价。除一条直径为3毫米的试样的横截面将直接暴露于化学溶液中外,其它外表面均用环氧树脂包覆。在电化学测试之前,试样的横截面经过机械抛光,用丙酮脱脂,然后在蒸馏水中洗涤,在空气中干燥。用铂对电极和饱和甘汞参比电极(SCE)在三电极电池中进行电化学测试。样品浸泡在2 mol/L HCl 溶液中10 min,室温下电位扫描速率为0.001 V/s,开路电位趋于稳定。如图8可得,Zr60Ni21Al19三元非晶合金在2 mol/L HCl溶液中的正电势大于晶态和0Cr18Ni9Ti不锈钢。在2 mol/L盐酸溶液中浸泡质量亏损与动电位极化结果一致。此外,Zr60Ni21Al19非晶合金的腐蚀电流密度低于晶态。

图8. Zr60Ni21Al19合金和0Cr18Ni9Ti不锈钢在2 mol/L HCl中的电位极化曲线[15]

Tan M[16]等利用XPS研究了Zr基大块非晶合金在浸泡过程中金属离子在腐蚀溶液中的释放。铸态非晶合金薄膜中铝离子的含量(41%)远高于合金的标称铝含量(9.5%),铝离子的富集可以归因于优先氧化。在NaCl和HCl溶液中浸泡后,薄膜中Al离子的比例分别从41%下降到28.09%和21.76%。这表明一些Al离子在浸泡过程中,从薄膜被溶解到溶液中。在浸泡非晶合金的SEM图像中未观察到凹坑腐蚀现象。研究发现Cl#8722;离子浓度对膜中金属离子组成的影响不显著,Zr离子在浸泡的非晶合金薄膜中起主导作用, 表明氧化Zr在腐蚀溶液中很难被腐蚀。

Wang Y M[17]等研究了剪切带对预变形Zr基块状非晶合金点蚀的影响。实验结果表明,在1 mol/L HCl中,塑性变形块状非晶合金的剪切带中总是优先发生点蚀,但凹坑往往是随机形成的。这表明,在点蚀起始过程中,剪切偏移起主导作用,而不是剪切带本身。

Chuang C[18]等研究了Zr基薄膜非晶合金在盐酸溶液中的电化学现象。Zr基薄膜非晶合金(TFMG)的表面形貌非常光滑。经过动电位极化试验,Zr基TFMG涂层AISI 420在1 mol/L HCl中具有较好的耐蚀性。根据腐蚀表面形貌和化学分析结果,发现有点蚀、缝隙腐蚀和丝状腐蚀。图9给出了纯AISI 420基片和Zr基TFMG涂AISI 420在1 mol/L HCl水溶液中的动电位极化曲线。发现TFMG涂AISI 420具有较高的腐蚀电位值Ecorr和较低的腐蚀电流密度Icorr。由于其无定型结构,使其拥有良好的耐腐蚀性。

图9. Zr基薄膜非晶合金和AISI 420基片的电位极化曲线[18]

Li Y H[19]等研究了直径为25 mm的Zr56Ni20Al15Nb4Cu5块体非晶合金的力学性能和耐蚀性。研究发现,此BMG在H2SO4、HCl和NaCl溶液中表现出优异的耐蚀性,如图10所示,表现为较高的自腐蚀电位和点蚀电位。

图10. Zr60Ni25Al15、Zr56Ni25Al15Nb4和Zr56Ni20Al15-Nb4Cu5合金在1 mol/L HCl溶液中的极化曲线[19]

Xu J[20]研究了Ca的加入对Zr66.7-xNi33.3Cax(x = 0,1,3和5 at.%) 非晶形成能力、显微硬度和耐蚀性的影响。结果表明,Ca的加入能有效地提高Zr基合金的GFA(非晶形成能力)值;用电化学工作站测试了Zr基非晶合金在1 mol/L HCl溶液中的耐蚀性。其中5 at.% Ca添加量有效地提高了Zr基非晶合金在含氯化物溶液中的耐蚀性。如图11所示,在1 mol/L HCl溶液中,Zr61.7Ni33.3Ca5非晶合金同时具有最高的自腐蚀电位Ecorr和最低的腐蚀电流密度icorr,表明Zr61.7Ni33.3Ca5非晶合金的耐蚀性最好。

图11. Zr66.7-xNi33.3Cax(x=0,1,3和5 at.%)非晶合金在1 mol/L HCl溶液中的动电位极化曲线[20]

Wang C J[21]等研究了Nb对(Zr0.55Al0.1Ni0.05Cu0.3)100-xNbx形成能力、力学性能和腐蚀性能的影响。研究发现,适量添加Nb大大提高了合金在1mol/L HCl溶液中的耐蚀性能。如图12所示反映了该合金在1 mol/L HCl溶液中的平均腐蚀速率与质量亏损,其中腐蚀速率由Zr55Al10Ni5Cu30的4.57 μg cm-2 h-1降低至(Zr0.55Al0.1Ni0.05Cu0.3)99Nb1合金的0.95 μg cm-2 h-1。(Zr0.55Al0.1Ni0.05Cu0.3)95Nb5合金的腐蚀速率最低,为0.071 μg cm-2 h-1

图12. (Zr0.55Al0.1Ni0.05Cu0.3)100-xNbx合金在1 mol/L HCl溶液中的平均腐蚀速率和质量亏损折线[21]

乐文凯[22]等研究了Y对Zr-Al-Co非晶合金在1mol/L盐酸溶液中腐蚀行为的影响。研究结果表明,在1mol/L盐酸溶液中,(Zr56Al16Co28100-xYx非晶耐腐蚀性能优于不锈钢(1Cr18Ni9Ti),且在1mol/L盐酸溶液中,如图13所示,Y使Zr基非晶合金更容易钝化,随着Y含量的增加,非晶合金(Zr56Al16Co28100-xYx(x = 0,2,4)的耐腐蚀性增强。

图13. (Zr56Al16Co28100-xYx非晶合金的极化曲线[22]

乐文凯[23]等还研究了Nb对Zr-Al-Co非晶合金在1 mol/L HCl溶液中腐蚀行为的影响。结果表明,在1 mol/L HCl溶液中,非晶态合金Zr-Al-Co-Nb的耐腐蚀性能优于晶态1Cr18Ni9Ti,且适量添加Nb能提高Zr-Al-Co非晶合金在盐酸溶液中的耐腐蚀性。在1 mol/L HCl溶液中,Nb的添加能改变非晶短程有序畴的结构,使得钝化膜更容易形成,故随着Nb含量适量地增加,Zr-Al-Co-Nb非晶合金的耐腐蚀性逐渐增强,表现为自腐蚀电位Ecorr的升高,腐蚀电流密度icorr的降低。

Tian H F[24]等研究了Zr基非晶合金基复合材料在不同腐蚀介质中的腐蚀行为。一般情况下,较低的自腐蚀电位Ecorr通常表明材料的化学稳定性较低,且具有较高的腐蚀倾向;而较高的腐蚀电流密度icorr通常意味着腐蚀速率较高。因此,从自腐蚀电位Ecorr和腐蚀电流密度icorr值来看,如图14所示,在碱性NaOH溶液中,Zr基MGMCs的耐蚀性最差。此外, Zr基MGMCs在含氯溶液中的耐蚀性明显优于在NaOH溶液中的耐蚀性,但耐蚀性明显差于H2SO4溶液。

图14. 腐蚀电流密度(icorr)和腐蚀电位(Ecorr)及其溶液类型之间的相关曲线和误差线[24]

Cao Q P[4]等系统研究了Nb取代Cu对Zr-Cu-Ag-Al-Be非晶形成能力和腐蚀行为的影响。结果表明,Nb的加入虽然降低了玻璃的形成能力和热稳定性,但通过动电位极化和浸泡试验对其耐蚀性进行了测试:在0.5 mol/L NaCl、0.1 mol/L HCl和0.5 mol/L H2SO4溶液中均有所改善。X射线光电子能谱分析表明,Nb的加入促进了Zr的氧化,形成了较厚的氧化膜。如图15所示,在0.1 mol/L HCl溶液中,虽然未出现自钝化,但随着Nb含量的增加,自腐蚀电位Ecorr增加,腐蚀电流密度Icorr降低,说明耐蚀性进一步增强。

图15.当x = 0,2,5,10% 时Zr46Cu30.14-xNbxAg8.36Al8Be7.5 BMGs在1 mol/L HCl溶液中的电位极化曲线[4]

乐文凯[25]等研究了Y对Zr-Al-Co非晶合金在1mol/L HCl溶液中腐蚀行为的影响。结果表明,(Zr56Al16Co28100-xYx (x=0,2,4)非晶合金的耐腐蚀性能优于不锈钢(1Cr18Ni9Ti)。如图16与图17可得,适量地添加稀土元素Y能提高非晶合金费米能级,提高自腐蚀电位(Ecorr),降低腐蚀电流密度(icorr),促进钝化膜形成,从而显著提高了非晶合金的耐腐蚀性。

图16. (Zr56Al16Co28100-xYx (x = 0,2,4)试样在1 mol/L HCl溶液中的腐蚀形貌[25]

图17. (Zr56Al16Co28100-xYx (x=0,2,4)非晶合金在1 mol/L HCl溶液中的极化曲线[25]

乐文凯[26]等研究了(Zr56Al16Co2896Y4合金分别在 1 mol/L HCl、1 mol/L NaOH、3% NaCl溶液中的腐蚀行为。图18和图19为(Zr56Al16Co28)96Y4 试样的腐蚀形貌和极化曲线。研究发现,非晶合金在1 mol/L HCl、3% NaCl、1 mol/L NaOH 溶液中腐蚀程度

依次减轻,而且只有在NaOH溶液没有中没有出现腐蚀坑。

图18. (Zr56Al16Co2896Y4试样的腐蚀形貌[26]

图19. (Zr56Al16Co2896Y4试样的极化曲线[26]

Ge W J[27]等研究了Zr50.7Ni28Cu9Al12.3在0.5 mol/L NaCl、1 mol/L HCl和0.5 mol/L H2SO4溶液中的腐蚀行为。结果表明,非晶复合材料在含Cl溶液中通过适当量的ZrO2纳米晶体来促进形成致密的钝化膜而表现出更强的耐蚀性。松弛试样在H2SO4溶液中具有良好的耐蚀性,这是由于Cu的耗尽导致富Zr(Al,Ni)保护膜的存在所致,试验合金在H2SO4溶液中的耐蚀性较好,尤其是抗点蚀性能较好,但在HCl溶液中的耐蚀性较差。

Xu J[28]等研究了添加硼对Zr66.7-xNi33.3Bx(x = 0,1,3,5 at.%)玻璃的形成能力、力学性能和电化学腐蚀的影响。研究发现,结果表明,B的加入能提高Zr-Ni-B非晶合金的玻璃形成能力,并能显著提高Zr-Ni-B非晶合金的热稳定性;如图20是合金Zr66.7-xNi33.3Bx(x = 0,1,3,5 at.%)在1 mol/L HCl溶液中的二次极化曲线。添加3 at.%B有利于提高0.5 mol/L NaCl溶液的耐蚀性。但在1 mol/L溶液中,添加1和5at.%B的耐蚀效果较好。

图20.合金Zr66.7-xNi33.3Bx(x=0,1,3,5 at.%)在1 mol/L HCl溶液中的极化曲线[28]

块体非晶合金,也称为非晶态合金或液态金属,是材料领域中相对较新的领域。BMGs不仅只有Zr基,还包括Ti基、Fe基、Mg基、Zn基、Ca基和Sr基BMG合金体系。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它们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非晶合金的研究对于社会、健康、安全、成本以及环境等具有重要的影响。非晶合金的软磁研究取得了一些列重要进展,科学家已研发出具有高饱和磁感强度的铁基非晶/纳米晶合金,并在不断改进制造与工艺性能,以期实现工业化应用。研究人员还发现,非晶合金具有远优于传统工业铁粉的污水降解净化性能,一些非晶合金工业材料呈现出极为优异的有机染料的降解净化性能,使非晶合金在污水降解净化处理中展现出很好的应用前景。它们还表现出了多种生物医学植入物应用所需的优良性能和处理能力。BMGs的未来发展前途可期,其应用会越来越广泛,对其的研究也会越来越有价值。

研究锆基非晶合金的腐蚀和电化学性能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实际应用价值。锆基非晶合金在NaOH溶液、H2SO4溶液和HNO3溶液中一般具有良好的耐腐蚀性,但是在含氯离子的溶液中容易发生腐蚀。本课题研究ZrCuAlNiNb非晶合金在不同浓度HCl溶液中的腐蚀行为。通过浸泡法和电化学方法研究ZrCuAlNiNb非晶合金在不同浓度HCl溶液中的腐蚀行为,并通过光学显微镜、扫描电镜和能谱分析研究试样的腐蚀形貌和腐蚀产物。


2. 研究的基本内容与方案


2.1研究基本内容

(1)通过浸泡法研究zrcualninb非晶合金在不同浓度hcl溶液中的腐蚀行为;

剩余内容已隐藏,您需要先支付后才能查看该篇文章全部内容!

3. 研究计划与安排

第1-3周:查阅相关文献资料,完成英文翻译。明确研究内容,了解研究所需原料、仪器和设备。确定技术方案,并完成开题报告。

第4-5周:进行样品切割和打磨,配制不同浓度的hcl溶液。

第6-9周:利用浸泡法和电化学方法研究zrcualninb非晶合金在不同浓度hcl溶液中的腐蚀和电化学行为。

剩余内容已隐藏,您需要先支付后才能查看该篇文章全部内容!

4. 参考文献(12篇以上)


[1] 房卫萍,杨凯珍,张宇鹏,等. 低碳经济下的非晶合金发展与应用[j]. 材料研究与应用. 2010, 4(04): 526-529.

[2] 杜成鑫,杜忠华,高光发,等. 钨丝/zr基非晶复合材料研究进展[j]. 材料导报. 2018, 32(13): 2252-2266.

剩余内容已隐藏,您需要先支付 5元 才能查看该篇文章全部内容!立即支付

该课题毕业论文、开题报告、外文翻译、程序设计、图纸设计等资料可联系客服协助查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