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遍二胎政策”下兰州育龄妇女生育第二胎的意愿外文翻译资料

 2022-08-05 02:08

英语原文共 9 页,剩余内容已隐藏,支付完成后下载完整资料


“普遍二胎政策”下兰州育龄妇女生育第二胎的意愿

摘要:

为了全面了解两胎政策,了解兰州市育龄妇女二胎生育的意图,并探讨其影响因素。以卡方分析法为主要研究方法,以兰州市18岁至49岁的育龄妇女为研究对象。结果表明:(1)兰州市育龄妇女的平均理想育人数为1.87,不同年龄,户口,婚姻状况,婚姻生活的类型,家庭,一孩的年龄,育龄妇女孩子的主要监护人,其理想的育孩数在统计学上有显着性差异。(2)兰州育龄妇女对其所生子女的数量非常满意。(3)在“全民二胎政策”政策下,兰州育龄妇女生育第二胎的意愿较高。(4)夫妻的共同意愿,生育一个孩子的孤独感和对国家政策的支持是育龄妇女生育两个孩子的主要原因;育龄妇女不想生育的主要原因是孩子不能得到照顾,家庭经济压力太大,优生优育的观念深入人心,工作压力大。

1.介绍

1982年,中国将计划生育作为基本国策,提倡晚婚,晚育,少生,优育。结果,中国的人口规模,人口结构和人口特征发生了巨大变化。根据《2015年国家统计年鉴》的数据,从1982年到2012年,中国总人口从10.17亿增加到13.54亿,平均年净增长率为1%。计划生育政策对中国的社会和经济发展具有重大影响。但与此同时,由于政策的影响,我国社会长期处于低生育率的氛围中,使我国逐渐进入低生育率国家行列。在这种社会文化的引导下,中国社会出现了许多问题,例如:人口老龄化,性别失衡,劳动力市场萎缩等。这些问题的出现要求中国调整生育政策。因此,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首次在不同时期调整了暂定性,即逐步实行“双独二孩”政策,夫妻都是独生子女可以生育两个孩子,但是这项政策对于生育率低,性别不平衡和老龄化的效用非常低。2013年,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调整了二胎政策,实施了“单独二孩”政策,即夫妻一方为独生子女可以生育两个孩子。但是,由于国家政策的实施,情况并没有发生改变。当“单独二孩”政策的效果似乎微妙时,“全面二孩”政策于2016年1月1日在中国正式实施,这成为中国生育政策的重要转折点,并使中国家庭步入二孩时代。自实施以来,该政策是否会改变人口老龄化,劳动力短缺,性别失衡等问题?人们的生育意愿是否会改变?还有一些其他问题引起了学者和公众的关注。但是,毫无疑问,已经生育了一个孩子的育龄妇女是这项政策中最有影响力和最掷地有声的声音。对育龄妇女生育意图的研究对丰富我国人口研究和实施生育行为具有重要意义。

2.文献综述

在现有的文献中,关于生育意愿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生育意愿的含义和育龄人生育意愿的影响因素。对于生育意愿的含义,学者们的看法是有争议的,代表性的观点是“生育三维”,该观点将生育行为视为生育数量,性别和时间三个方面,这三方面引发了生育三维的变化:即期望的生育数,期望的生育时间和期望的生育性别。想要的孩子数通常用“想要的孩子数”或“理想的孩子数”来衡量。生育意图的性别主要是指人们期望拥有的孩子的性别。同时,它包括生育意愿时间指数,相对于数量和性别,出生时间指数不是一个很好的指数(Wanglin Wenlai,2018)。因此,这项研究没有涉及所需的生殖时间。其他研究者将生育意向定义为生育意向的数量,性别,时间和生育动机(Mong et al;2010; Yaxu and Lingyun,2017)。

在影响生育意愿的因素上,Xiaochang and Chuan(2008)以重庆市育龄妇女为研究对象,以分层随机抽样和深度访谈为研究方法,分析了重庆市育龄妇女的生育意愿及其影响因素。并得出结论,经济因素是影响第二胎生育意愿的主要因素。Di et al.(2008)以湖北省皇岗市的居民为研究对象,探讨并分析了两胎生育意愿的影响因素,得出结论,婚姻状况,职业类型,受教育程度和子女数等因素对生育意愿有显著影响影响。Juhua(2018)以有一个孩子的流动人口为研究对象,并得出结论,流动人口的生育意愿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降低。同时,流动人口明显偏爱男孩,并建议代际照料可以改善第二胎的生育能力。学者们从不同的角度研究了育龄妇女的生育意图,其结果具有相似之处和自身特点,主要是研究领域,研究对象和分析工具的差异。

尽管国外关于育龄妇女生育意愿的文献很少,但生育研究的理论基础却十分丰富。Lebenstein的成本收益模型已经成为外国生育意愿决定的重要理论基础。 它认为孩子实际上也可以增加家庭的一生财富,,即使婴儿将更加依赖父母,但是当孩子长大后,回报将超过父母以前的消费。当孩子的边际效用大于边际负效用时,父母将决定生孩子(Hong,2008)。Valerio Feloso(2010)研究了生育选择与金融发展之间的关系,并得出结论,影响生育率的主要因素是信贷机会,公共养老金和实际利率。获得信贷的机会增加将降低低收入国家的生育率,但增加高收入国家的生育率。资本市场的发展与子女的数量成反比。这反映了经济因素对生育率的影响。同时,一些学者对父母抚养子女的原因进行了相关研究:Hotz Klerman认为子女是一种耐用的消费品,他认为父母自己也喜欢子女,因此他们更愿意借钱满足孩子的消费。Cigno和Rosati(1992)以及Cigno和Rosati(1996)建立了生育率和储蓄之间的关系。在这个模型中,生育行为是由利他主义和自私驱动的。利他主义在父母和孩子之间使用效用函数。另一方面,自私主义认为孩子在父母未来的效用生产中是工具性物品。因此,该模型还预测,当市场投资的回报超过生育,将导致代际家庭破裂,生育率不可避免地下降

国内相关研究结果表明,父母生育二孩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减轻一个孩子的孤独感,这是从情感上开始的。但是,国外将儿童视为商品或消费品,并从经济学的角度衡量儿童的效用。中国育龄妇女生育意愿的相关研究已经非常丰富,但是关于兰州市(中国西北的经济中心)的生育意愿的证据很少。仅有一篇关于兰州市安宁区居民生育意愿的调查研究,主要从三个方面:经济,社会和个人因素分析对居民有第二胎生育意愿的影响因素进行分析。该研究缺乏系统性和代表性。

归根结底,“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是为了促进生育率的提高。生育率与居民的生育行为直接相关,生育意愿反映了人们的生育需求,是生育行为的直接影响因素(Xiaochang and Chuan,2008)。通过社会调查,了解和深入分析育龄妇女的生育态度和意愿,对某些地区的生育行为和提高生育率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兰州是甘肃省的省会城市,是中国西北地区重要的经济枢纽中心。其行政区域分为城关区,七里河区,西固区,安宁区和洪固区以及市辖的三个县(永登县,高栏县和渝中县)。据2018年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兰州市人口普查登记人口为325.55万人,农业人口为99.5万人,非农业人口为226.05万。 本文以兰州市育有一胎的育龄妇女为研究对象,通过问卷的方式调查研究了实施“全面二孩”后育有一胎的育龄妇女生育意愿及其影响因素。为相关部门提供参考。

3.调研设计

3.1.研究对象和方法

3.1.1.研究对象

在这项研究中,我们将在兰州市已有一个孩子的育龄妇女作为调查对象,研究区域包括兰州市的三个县,共五个地区(城关区,七里河区,西区,安宁区,红古五区和永登县,渝中县,高栏)采用随机抽样的方法,将城关区,七里河区,兰州市,安宁区三个中心区和一个县(永登县)标识为研究区域,每个区域约有40个随机样本,同时符合标准:(1)年龄在18至49岁之间的已育有一个孩子的育龄妇女;(二)身体健康;(3)自愿参加本研究的人不包括由于身体原因不适合分娩的妇女。

3.1.2.研究方法

本研究采用问卷调查法,问卷内容主要包括育龄妇女的年龄,种族,文化程度,户籍,工作性质,家庭人均收入,婚姻状况,结婚生活类型,一起生活的家庭成员的数量。一个孩子的年龄和孩子主要照顾者的基本情况。同时,包括在“全面二孩政策”的背景下已经有一个孩子的育龄妇女的理想孩子数量,当前的子女满意度和生育意愿。纸质问卷和电子问卷用于问卷调查。

3.1.3.质量控制

问卷是严格按照社会学研究方法设计的,以确保其科学性和有效性。根据研究对象填写的调查问卷的结果排除无效的调查问卷,并对回收的调查问卷进行合理控制和删除。

3.1.4.统计方法

采用SPSS 20.0软件用于数据输入和数据库建立以及统计分析。采用卡方检验用于验证变量之间的关系。

3.2.变量设置

3.2.1.解释变量

本文的解释变量是个人的个体特征和社会经济特征(包括一个孩子的特征)。 主要有以下12种类型:

(1)年龄。是连续变量,其值在18到49之间。

(2)种族。有四个变量,包括汉,回,藏,其他。

(3)文化程度。它可以分为八个级别:无学历,小学,初中,普通高中,中等职业学校,大专,大学本科生和研究生。

(4)户籍类型。是一个二元变量,分为城市和农村地区。

(5)就业状况。分为三类:失业,不稳定和稳定的工作。

(6)家庭人均月收入:按照国家统计标准,分为lt;3000元,3000-4999元,5000-9999元,10,000-20,000元,gt;20,000元五个等级。

(7)婚姻状况。它分为三类:配偶,离婚和丧偶。按照育龄妇女的标准。无效的问卷被删除。

(8)已婚年。是具有五个级别的连续变量:0–5年,6–10年,11–15年,16–20年和gt; 20年。

(9)家庭类型。可以分为三类:单亲家庭,双亲家庭和双非家庭。

(10)家庭规模:它是一个连续变量,可以分为四个级别:3或以下,4、5、6或以上。

(11)儿童的年龄:它是一个连续变量,可以分为四个级别:0-6岁,7-12岁,13-18岁和18岁以上。

(12)一孩的性别。是分类变量,分为男性和女性两大类。

3.2.2.被解释变量

在本文中,被解释变量是已经育有一个孩子的育龄妇女的生育意愿,我们通过“理想子女数”,“当前子女满意度”和“全面二孩政策”下的生育意图。这三个因素来衡量育龄妇女生育意愿

(1)理想子女数

在外国文献中,“理想孩子数”被设置为“理想孩子数”。在问卷设计中,特将问题设置为“您认为一个幸福三的家庭最好有几个孩子?这是对第二个孩子的生育意愿的相对间接测量。

(2)目前的孩子数量的满意度

尽管目前对孩子数量的满意度并没有理想孩子数量的主要特征,但它更多地衡量了人们的心理和情感。一般而言,如果一个人对一个孩子的数量感到满意,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说一个人的生育意愿得到了满足。如果他们对所生子女的数量不满意,则可以确定他们对生育的意愿没有得到满足。因此,该指数衡量了人们从另一侧面反映生育第二个孩子的意愿(冯小天,2018)。在问卷设计中,变量设置为“您对您当前的孩子数量有多满意?”,问题被设计为非常满意,相对满意,不是很满意和非常不满意鉴于李克特型量表。

(3)生育意向

本研究以全面二孩政策为背景,对已经生育一个孩子的育龄妇女的生育意图进行了调查。在调查表中,此变量被设置为在全面二孩的政策下您对生第二个孩子的态度是什么?李克特式量表分为五个等级:反对,不愿意,冷漠,愿意和非常愿意。

4.调查结果

4.1.样本人口统计特征

共发放有效问卷150份,有效回收率为94%。样本的基本信息如表1所示。在150个样本组中,育龄妇女大多为25-29岁,占25.3%。最少的是18-24岁的妇女;就教育程度而言,大多数育龄妇女具有学士学位,占37.3%。小学文化程度最低,占2%;在调查样本中,城镇登记育龄妇女居多,占60%。为了便于统计,本研究将就业情况分为稳定工作,不稳定工作和失业工作三类。其中,稳定工作人员92人,占61.3%。不稳定工作人员42人,占28%;失业人员16人,占10.7%。从收入上看,收入在3000-4999元的人所占比例最大,占41.3%。 高收入人群较少,分别为10,000-20,000元2人,gt;20

剩余内容已隐藏,支付完成后下载完整资料


资料编号:[261805],资料为PDF文档或Word文档,PDF文档可免费转换为Word

您需要先支付 20元 才能查看全部内容!立即支付

该课题毕业论文、开题报告、外文翻译、程序设计、图纸设计等资料可联系客服协助查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