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汽车厂焊接作业职业病危害因素风险评价开题报告

 2020-02-18 07:02

1. 研究目的与意义(文献综述)

职业病防护设施是指消除或者降低工作场所的职业病危害因素的浓度或者强度, 预防和减少职业病危害因素对劳动者健康的损害或者影响, 保护劳动者健康的设备、设施、装置、构 (建) 筑物等的总称。

在建设项目职业病危害评价中, 应根据相关职业卫生法规标准要求, 评价拟设置或已设置职业病防护设施的合理性与有效性, 并提出针对性的防护设施设置建议。


近年以来,中国的经济正在稳步增长,在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旺盛发展的过程中,大量的外资企业一同进入了中国。

剩余内容已隐藏,您需要先支付后才能查看该篇文章全部内容!

2. 研究的基本内容与方案

根据美国epa发布的《人体健康风险评估手册f部分:吸入风险评估补充指南》, 其中推荐的风险评估方法称为epa吸入风险评估模型, 是对吸入性有毒有害物质的健康风险进行评估的一种方法。

该方法可分为致癌风险评估和非致癌风险评估。

该方法对职业健康风险评估的过程有两大步骤:暴露浓度 (ec) 的估算和健康风险评估。

剩余内容已隐藏,您需要先支付后才能查看该篇文章全部内容!

3. 研究计划与安排

2019.01~02 研读文献,调查了解焊接作业具体危害类型,完成开题报告

2019.03~04 进行危害因素的判别,分析与评价焊接过程中存在的风险,完成中期检查报告

2019.05 汇总资料,完成外文文献翻译,完成毕业设计

剩余内容已隐藏,您需要先支付后才能查看该篇文章全部内容!

4. 参考文献(12篇以上)

[1]凌瑞杰,彭玲,赵同强, 等.某汽车厂焊接车间职业病危害调查与防护对策[J].中国职业医学,2007,34(1):48-49.

[2]李晓东,佘靖,夏栋林,陈超,王雨飞,顾海鹰.南通市某船舶制造企业职业病危害调查[J].环境与职业医学,2016,33(01):46-49.

[3]张敬东,蔡莹,李飞,伍紫贤.基于EPA法和职业病作业分级法的某电子企业职业健康风险评估比较[4].安全与环境学报,2018,18(05):1692-1698.

[5]何晓庆,王祚懿,陈强,盛建荣,张美辩.应用美国EPA吸入风险评估模型评估3家医药化工企业职业健康风险[J].环境与职业医学,2017,34(01):53-57.

[6]丁一轩. 某煤矿井下工作场所职业危害因素分析研究[D].安徽理工大学,2018.

[7]陈昊源,苏长征,谢瑞芝, 等.某油库职业病危害因素风险评估和管控要点分析[J].医药沿,2018,8(18):378-379.

[8]荣幸,何易楠,张晋蔚,李勇勤,杜伟佳,王致.广州市2014—2016年典型制造企业职业病危害因素哨点监测研究[J].职业卫生与应急救援,2018,36(05):389-393.

[9]赵永梅,王磊,孙冉,马璨,沈成刚,左昕.手机配件生产企业的职业病危害因素[J].职业与健康,2018,34(08):1133-1135.

[10]李飞辉,唐玉樵,程淑群.汽车制造业职业病危害因素对工人健康的影响[J].职业与健康,2017,33(15):2145-2148 2152.

[11]陈凤琼,冉瑞红,邓华欣.2015—2017年重庆市大型汽车制造企业重点职业病危害因素监测结果[J].职业与健康,2018,34(13):1737-1739.

[12]某汽车制造企业作业环境中粉尘、化学物质危害状况调查分析[J]. 门金龙,陈学磊,张梦萍,邹薇,张志虎. 中国工业医学杂志. 2015(05)

[13]2015—2017年某大型汽车制造企业职业病危害因素检测结果分析[J]. 陈凤琼,黄进,张华东,曹磊. 中国工业医学杂志. 2018(04)

[14] 刘美霞, 杨凤, 丁文彬,郭薇薇, 瞿菁, 尹艳, amp; 贾晓东. 2012年上海市工作场所电焊烟尘的定量暴露评估.环境与职业医学, 2014(2):81-87.

[15] 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职业安全健康监督管理司,中国安全生产科学研究院组织编写,典型行业职业病危害评价要点分析,北京:煤炭工业出版社,2013.

[16]张梨梨.某汽车配件制造企业职业病危害现状调查与分析[J].绿色科技,2019(02):109-110.

[17]林骏.船舶焊接作业危害与职业健康[J].船舶标准化与质量,2018(06):33-37 23.

[18]常亮.浅析加强焊接作业安全的防护措施[J].中国石油和化工标准与质量,2018,38(23):14-15.

[19]陈文祥.焊接作业人员职业危害及预防措施[J].湖北农机化,2018(07):29-31.

[20]吕琳.焊接作业职业病防护设施合理性与有效性评价探析[J].安全,2018,39(09):40-42.

[21]陈凤琼,黄进,张华东,曹磊.2015—2017年某大型汽车制造企业职业病危害因素检测结果分析[J].中国工业医学杂志,2018,31(04):311-312.

[22]王滨.某电子企业职业病危害因素控制与分析[J].中国城乡企业卫生,2018,33(08):181-183.

[23]杨淼,常志强,王琪,杜文霞,刘亚杰.某公司安全气囊气体发生器装配过程职业病危害调查分析[J].中国卫生工程学,2018,17(02):170-172.

[24]Diana M. Ceballos,Wei Gong,Elena Page. A Pilot Assessment of Occupational Health Hazards in the US Electronic Scrap Recycling Industry[J]. Journal of Occupational and Environmental Hygiene,2015,12(7).

[25] Cai Y, Li F, Zhang J, Wu Z. Occupational Health Risk Assessment in the Electronics Industry in China Based on the Occupational Classification Method and EPA Model.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RESEARCH AND PUBLIC HEALTH. 2018;15(10)

[26] Sriopas A, Chapman R, Sutammasa S, Siriwong W. Occupational noise-induced hearing loss in auto part factory workers in welding units in Thailand. JOURNAL OF OCCUPATIONAL HEALTH. 2017;59(1):55-62.

剩余内容已隐藏,您需要先支付 5元 才能查看该篇文章全部内容!立即支付

该课题毕业论文、开题报告、外文翻译、程序设计、图纸设计等资料可联系客服协助查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