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登录
  • 忘记密码?点击找回

注册

  • 获取手机验证码 60
  • 注册

找回密码

  • 获取手机验证码60
  • 找回
毕业论文网 > 外文翻译 > 经济学类 > 国际经济与贸易 > 正文

外商直接投资与江苏区域经济差距的关系研究外文翻译资料

 2022-11-22 04:11  

英语原文共 5 页,剩余内容已隐藏,支付完成后下载完整资料


外商直接投资与江苏区域经济差距的关系研究

鲍倩望,王成

商学院,河海大学,南京,中国

电子邮件:bq64@163.com,hhucwangcheng@126.com

2012年5月8日收到;2012年6月18日修订;2012年6月25日受理

摘要:通过对相关文献的阅读和总结,分析了外商直接投资对区域经济的影响。位置和消化能力反映了这种非均衡。通过回归分析发现,在江苏南部,外商直接投资对GDP增长的贡献最大,而中部和北部则落后于南部。回归系数分别为1.198、0.429和0.572。考虑消化能力指数,单位FDI增长与单位GDP贡献率仍存在较强的相关关系。然而, 系数变化。外商直接投资刺激GDP增长的影响被削弱,是由企业内的能力。Granger因果检验表明,在南江苏,存在一个积累效果的周期,即FDI的增长和GDP的增长一起。不过,在江苏省其他地区,这样的效果并不明显。考虑位置和消化能力,本文提供了一个更好的协调发展江苏策略。

关键词:FDI;非均衡;区域经济差异;消化能力

1.介绍

随着全球经济的发展,各国之间的经济浪潮比以往任何时期都要激烈,而外商直接投资(FDI)对于发展中国家或地区发展经济已成为一种非常有用的工具。自从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外商直接投资一直是刺激经济的最重要的元素。作为一个在中国东部的一个省份,尤其是上海附近,江苏省引进外商直接投资具有独特的优势,即巨大的市场潜力和良好的投资环境。利用外商直接投资是江苏经济增长的引擎之一。2000年度江苏省国内生产总值为人民币8404.57亿元。10年来,这样的数字高达34741.2亿元,增长率接近313.61%。伴随着GDP增长的是FDI吸收量的增加,从64.24亿美元涨到了253.23亿美元,增长率接近393.19%。

然而,非均衡问题变得更加严重将会破坏协调发展。通过把江苏省分成三个主要部分或地区,很容易找出不同地区带来的FDI数量不同的原因,表现出非均衡吸收,而三个地区GDP的增长也反映了这一趋势。苏南发展比江苏其他地区快。

通过分析2000~2009年间的系列统计数据,实证检验发现FDI是否扩大了江苏北方南北差距

2.文献综述

国内外学者对FDI对经济发展的积极作用进行了大量的研究。DeMello(1996,1997,1999): 外商直接投资将刺激目标国家的输出,目标国家是否依靠领导者或者服从领导者要考虑技术条件[ 1 ]。Berthelemy, (2000):Demurger(2000)FDI对经济增长的作用比国内资本存量更具影响力[ 2 ]。Hossein Jalilian,John Weiss(2002):FDI有助于刺激目标国的经济增长,同时,这种帮助与教育水平是成比例的[ 3 ]。Cheng Hsiao(2002):用VaR的方法,Cheng Hsiao分析了中国和其他 23发展中国家,得出GDP与FDI相互作用的结论。这种关系是相互促进的[ 4 ]。

大多数研究者发现FDI对目标国带来的积极影响,但在考虑FDI非均衡的情况下,我们可以认识到消极影响。魏候凯(2002):通过分析从1985到1999年外商直接投资统计,魏得出结论,90%的原因导致的东部和西部发展差距是外商直接投资[ 5 ]。 李宇蓉(2005):欠发达国家试图要先消化海外直接投资然后学会突破和创新,只有这样,这些国家才能得到长足的发展[ 6 ]

首先,FDI的非均衡性表现为两个方面,即区位选择的非均衡性和消化能力的非均衡性。首先,外国直接投资是一种资本追逐利润。投资者在进行投资活动前,会考虑到大量的因素,包括市场和投资、机会、要素成本、基础设施政府动机等。不同的区域反映了不同的竞争优势,这是投资者的重要指标。地区有更强的优势往往带来更多的外国直接投资,明显了解到这样的非平衡位置的选择是一个重要的影响,导致区域经济差距的因素。第二,虽然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知识有助于目标区域的经济增长发展,这些积极的影响从来没有作用。目标区域对FDI的消化能力决定发挥FDI的程度。消化过程中,目标国家的存量,人力资源素质和创新能力至关重要。

3.区域划分

本文将江苏省分为三个区域,即“S”:江苏的南部(南京,苏州,无锡,常州,镇江):“M.”江苏的中部(扬州,泰州,南通)。 和“N”:江苏的北部(淮安,盐城,徐州,连云港和宿迁)

根据《江苏年鉴》(2000~2009)],我们得到了表1,总结了近十年来的对外直接投资额。在过去的十年里,FDI吸收数额明显从2000到6.424亿美元到2009年的25.323亿美元,累计增加294.19%的百分比。苏南在引进外商直接投资有巨大的竞争优势,占总数的近60%,苏中,苏北远远落后。这种分布表现出在引进FDI过程中的非均衡性。

这种非均衡对于外商直接投资的消化能力也是明显的。P. M. Romer认为,人力资源作为生产的一个重要因素,把人力资源纳入生产函数, 从而严格界定人力资源。P. M. Romer把人力资源作为最终结果与个人知识、理解和能力相关。结果来自形式教育与职业培训。形成吸收能力的基础是人类的智慧。因此,本文采用了大学毕业生和中级技术人员为指标评价三个地区人力资源的数量和质量与创新能力。

从表2可以看出,苏南大学毕业生和中级技术人员的数量要比苏中,苏北多很多,尤其是对大学毕业生来说,这个数字甚至比江苏中部和北部的总和还要大。江苏南部拥有最多的教育资源,有许多大学和研究机构。教育整体水平高于江苏的其他地区。然而,工业经济好于江苏其他地区,拥有发达的工业化城市,如苏州,无锡和常州。其结果是,苏南吸附能力更强,不仅反映出来更表现在非平衡的结果上。

表1 外商直接投资吸收量和占比。

单位:亿元;统计来自江苏省年鉴(在线版)[ 8 ]。

表2 大学毕业生(A)及中级技术人员(二)。

单位:万;统计来源于《江苏省年鉴》(在线版)[ 9 ]。

4.经济的发展

江苏省在整个中国整体经济的发展排名靠前,它是一个在中国的FDI集群。但它仍然面临着发展不平衡的问题。本文采用 GDP作为衡量江苏区域经济发展状况的一个指标。

从表3的统计数据中,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发现,江苏南部的GDP总量要比中、北地区的GDP要大得多。区域比较(北= 1)也反映了南/北指数和中/北指数在增加的事实。南部和北部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同样北部和中部的差距也越来越大。

如果把当前的发展形势与FDI的非均衡(吸收和消化能力)结合起来,就不难发现以下事实:

首先,在江苏省GDP和区域经济发展过程中,外商直接投资吸收相应增长。以苏南为例,苏南吸收了60%以上的 全省的外商直接投资额,同时其GDP也占江苏省GDP总量的60%左右。

第二,随着FDI的非均衡,三个地区之间的差距变得更大。在发展水平方面,江苏南部明显高于江苏的其他地区。对于中部地区也是反映了这种趋势,随着最近几年比苏北更多地吸收外商直接投资,它的GDP增长率和增长率比北方更快。

上述分析是基于具体的统计数据,与本文后面部分将利用上述统计数据做了实证分析,以发现更多的实质性的关系 FDI 吸附能力和江苏的区域经济差距之间的关系。

5.实证分析

5.1 统计图表

本文的数据是来自于“江苏年鉴(2000-2009)”,统计和分析,一部分来自政府网上信息。

为了使用相同的货币单位,本文采用6.49的汇率(2011年5月31日中间汇率)将美元兑换成人民币。

回归分析是通过SPSS17.0软件完成,而单位检验和Granger因果检验的eveiws6.0 [ 11 ]软件做的。

5.2。模型的建立

建立多元线性回归模型的估计变量FDIi和参数theta; FDIi。该模型将从C-D生产函数以对数形式和它的线性形式,表明 外商直接投资是拉动GDP增长的重要因素。在C-D函数前劳动和资本要素被视为实体变量。我们把劳动、资本和以前的实体参数作为一个新的实体参数,定义为alpha;i。模型如下:

Yi(I = 1,2,和3):在江苏的三个地区估计的国内生产总值指数。1-苏南,2-苏中,3-苏北;

alpha;i:劳动、资本和前实体参数一起作为一个新的实体参数;

FDIi:这三个地区吸收FDI金额;

theta;fdii:灵敏度参数;

εi:残差

表3 三地区GDP及百分比

单位:亿元;来自江苏省年鉴(网上版)[ 10 ]。

5.3 实证结果与分析

从表4可以看出,区域增长与外商直接投资的关系是巨大而显著的。皮尔森相关系数分别为0.899、0.934和0.958。然而从分析其系数分析我们可以进一步发现,一方面,FDI促进经济增长,但另一方面,FDI扩大三部分的差距。在江苏南部 系数是1.198,这意味着一个单位的投资将有1.198单位GDP的对数形式增长的结果;在江苏中部,系数是0.429,这意味着一个单位的FDI将有在0.429单位GDP的对数形式增长的结果;在北江苏,系数为0.572,这意味着一个单位的投资将有0.572个单位的GDP对数形式的增长。

表4。相关分析结果

如果三个地区吸收相同数量的外国直接投资,考虑上述三个系数的情况下结果将是相当不同的。苏南在吸收外国直接投资的受益最大,其次苏北,苏中受益最少。总之,江苏南部吸收了近60%的外商直接投资的情况,这种非均衡的区位将越来越突出 三地区之间的差距。非均衡区位是的三个不同地区的竞争优势,是很难在短期内逆转的,这样的 位置将显示一个平稳的趋势。除了内部积累的影响,目前的差距的基础上,这种非平衡的位置将使它更糟。

鉴于非均衡FDI与区域经济发展之间的回归关系,本文对这两个因素之间的相互作用进行了格兰杰检验从而为未来的建议提供帮助。

Granger指出,除非统计数字为积分,否则任何判断都是无用的。按照他的理论,在格兰杰检验之前,有必要进行单位根检验,以确保统计数据是集成的[ 12 ]。

从表5中,我们得到的答案是,在5%的假设检验下级Delta;2lngdp和Delta;2lnfdi相关。所以Delta;2lngdp和Delta;2lnfdi可用做Granger因果检验。因果关系检验结果如下。

根据表6,在苏南,两个假设被拒绝。作为一个结果,这Delta;2lngdp和Delta;2lnfdi苏南之间的Granger因果关系存在。这意味着在这个地区 FDI与GDP增长相互影响。因为吸收FDI,苏南的GDP会增加,反之,GDP的增长提高了它在吸引外商直接投资方面的优势,将为苏南更好地吸收外商直接投资是有帮助的,即准确的循环累积效应。在江苏中部,测试接受“Delta;2lngdp不大会引起Delta;2lnfdi”的假设,这意味着在江苏中部,GDP的增长并没有显著拉动FDI的增长,因为累积效应的周期还没有建立

表5.单位根检验。

表6.Granger因果检验结果。

6.结论和建议

根据实证分析的结论,发现很容易对三个地区下结论,积极有效的影响是外商直接投资带来的GDP增长显著。因此在制定区域经济政策时,要充分发挥这种积极作用,促进区域经济发展。

虽然政府积极引进外资,必须平衡所有三个地区的协调发展,为中部和北部提供更多的优惠政策,从而扭转了存在的非均衡。苏南应该以外商直接投资的质量和结构为真正的重点,结合吸收外商直接投资与产业结构升级共同为其经济转变的过程中,不只是为了重复投资。江苏中部与北部应认清竞争优势的差距,并结合其原因,把握沿海地区发展机遇,更新产业结构和投资环境,使外商直接投资符合行业特征和环境特征。

利用外商直接投资改善经济的机制是一个将外资融入国内竞争优势的内在过程。仅仅通过引进外商直接投资从长远来看将取代国内投资使一个地区失去经济自主权,不利于实体经济的健康发展。江苏三个部分应集中消化和应用,充分利用外商直接投资的技术溢出效应,并学习比较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知识,提高自身竞争力。江苏南部的发展水平相对较高,研发实力较强,可以适当提高FDI的学习门槛 使其成为一个长期和动态的过程,从而为区域增长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另一方面,在江苏中部和北部,与南部的大学和研究机构合作将有助于引进外国直接投资。下列方法可加强人力资源培训以及创新意识如联盟高校,联合实验室(院),和基地一体化”产业的学习研究和研究机构进驻开发区等。

剩余内容已隐藏,支付完成后下载完整资料


资料编号:[26623],资料为PDF文档或Word文档,PDF文档可免费转换为Word

您需要先支付 20元 才能查看全部内容!立即支付

微信号:bishe985

Copyright © 2010-2022 毕业论文网 站点地图